第三方交易平台监管体制探讨

尊敬的各位嘉宾,我跟大家汇报的题目是关于第三方交易平台监督管理体制方面的探讨。公共资源我们大家知道,它是作为全体人民共同拥有的自然和社会资源。

第三方交易平台是由政府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进行的公共资源的出让或者公共资金的使用、购买的一种交易行为。那么谁代表人民、谁代表国家呢?我们现行就是由各级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他们代表国家来进行第三方交易平台。第三方交易平台领域的问题我相信大家都知道,第三方交易平台领域中利益输送、效率低下、腐败问题频发,这是我们全社会所要关注的问题,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

第三方交易平台领域存在的问题,我们想有这样一个法律上的、制度上的、管理上的、教育上的体制及机制原因,但是核心的根源那还是在于我们这个作为代理人有一个道德风险,就说你代表国家,代表人民的利益,这个代理人他有可能是全身心的代理,也可能他还有自己的利益,或者是被其他的方面所左右,他有道德风险问题。美国经济学家伯利和米恩斯在“委托-代理理论”中专门论述了代理人的道德风险理论,他认为公共资源代理人,他有为国家、为人民代理的这样一种职能,同时也存在着以权谋私、利益输送和权钱交易的道德风险问题,这也是第三方交易平台监管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就是要防范道德风险问题。

那么,怎么来解决道德风险问题? 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跟大家进行汇报,一个就是现行第三方交易平台体制存在着一些问题,这个大家肯定也知道,我从自己的认识跟大家探讨一下;第二方面,第三方交易平台监管体制改革,它的意义我想(与)大家也交流一下;第三个方面,就是创新公共资源监管体制的原则;第四个方面,对公共资源集中交易的一些认识,关于集中交易的问题。我想从这四个方面来进行说明。

一、 关于第三方交易平台体制存在的问题

主要有这几个方面的问题,第一、现行的公共交易资源体制缺乏市场管理的逻辑支撑;第二、缺乏客观独立的监管主体;第三、缺乏权力制衡的机制;第四、缺乏统一的监管规范的监管平台;第五,缺乏人民监督的机制。

第一,我们现行的公共资源监督管理体制,我认为它是缺乏市场管理的逻辑支撑。我们现在对第三方交易平台怎么管理?是按照国家现行的法律、法规和制度,这个管理是授权于国家行政的各个部门,或者各级地方人民政府,基本是这样一个监管模式。属于建设的归建设部门管,属于交通的(归)交通部门管,属于水利的(归)水利部门管、铁路的归铁路管,分部门管理的、分行业管理的。过去是这么一个监管模式。这种监管模式,在我们现实过程中,我们各个主管部门既是监管部门,又是项目资金的管理者,交通部门申请了资金,项目是由他立项,资金由他申请,建设又由他来建设,他当业主成立各级指挥部。他当业主就要进行招标,业主是作为一个购买方,或者是交易的一方,他招标以后,有投标方,在公共资源的交易过程中,交通部门既承担了在招标方这样一个责任,参与了交易。招标有问题的,又由他自己来仲裁,他当裁判人,又当监督方,实际上这个行业部门既承担了招标方,又承担了监督方。

按市场的逻辑来说,市场交易,对交易的双方都要监督,你是交易一方,你是自己监督自己,这是不符合市场经济逻辑的,市场交易怎么能自己监督自己呢?正是由于我们现在这个体制缺乏市场的逻辑支撑,是自己监督自己这样一种行为,就把主管部门融合了项目的决定权、经营权、监督权于一身,模糊了我们在市场交易过程中的决策权、经营权、监督权这样一个界限,这种权责利融为一体,就导致了我们现行的第三方交易平台市场是被行政化、格式化。我们所有的公共资源分行业、分地方,是一个条条块块的格式化,缺乏了第三方交易平台市场交易的逻辑支撑,造成了监督管理的困难。这是我想说的,我们现行体制的一个核心问题,存在着不符合市场经济交易的逻辑。

第二,缺乏客观独立的监管主体。按照现在经济学认为,市场经济存在着“信息不对称”和“非对称信息博弈”导致的市场“失灵”。作为市场监管,政府就是要解决“市场失灵”,市场要监管,监管就是要防止“市场失灵”,防止利益输送,防止不公开不公平交易,怎么办呢?要实行监管,首先监管这一方要有独立性,他要保证他的独立性、公正性。我们现行的制度,以行业部门为主的行政化的管理模式,把我们的第三方交易平台跟各行业、各单位、各部门的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就造成了监管职能的交叉,执法的冲突,责任的不清,权威也不够。所以要解决这样一个第三方交易平台监督体制上存在的问题,防止我们行业部门或者是业主对交易的垄断,因为业主是代表政府、人民来进行交易,他存在风险,所以对这样一个市场监管必须要有一个独立的主体,这个独立的主体来进行监督,我们现在缺乏这样一个监督的主体。

第三,我们的监管体制缺乏权力制衡的这种机制。我们公共资源现在委托各行业部门在实行监管,对这种监管,按照公开、公平、公正,我们要强调对这个公权的制衡,对权力的制衡,必须要有制衡机制。我们现在现行的问题是相关部门、相关单位把这样一个招投标,从招标、评标、专家抽取等等这些,都为他自己来掌握的话,虽然我们有些体制内的监督、纪委监督等等这些,严格来说它是缺乏实实在在的监督,我们现在这种监督体制是没有制衡机制的,交通监督管交通,水利管水利,都是他自己管自己,你没制衡他,凡是没有制衡,这就很容易走向监督的反面。这是缺乏权力制衡机制。

第四,按现在的规定,缺乏规范统一的监督平台。怎么监督?作为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应该是一个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经济体系。我们现行的管理体系是分散的,各自为政的,行业分割、地区分割的,把我们第三方交易平台市场碎片化,各自为政、信息孤岛,无法来进行监督。你说我们让大家各自为政,这个交易市场几千个都可以做,那么这种就造成了监管的空间失灵、真空。

第五,我们认为我们现行的第三方交易平台体系缺乏社会和人民监督的机制。我们国家长期实行的计划经济的管理,对社会经济的运行管理一直局限在行政化的、条条块块的管理模式之中。以上专家也都说了,我们往往出现问题,政府再加一个部门,政府再加一块力量,政府再搞一个突击检查等等这些,就是一套行政化的管理,作为市场经济的管理,我们有必要行政管理,更重要的是发挥社会来管理,发挥人民来管理。但是我们现在第三方交易平台体系有一些法律法规说第三方交易平台的投诉只有当事人才能投诉,利益相关人才能投诉,利益不相关的不能投诉,这好像有道理,实际上剥夺了人民社会监督的权力。我们整个社会属于市场经济,如果缺乏了整个社会人民的监督,任何监督模式都是不能长久的,都是有弊端的。谁监督、谁把关,就可以把谁搞定,谁就有这样一个行政的空间和腐败的风险,只有让人民、社会来监督,这是最公正的监督,但是我们现在的法律体制缺乏这个方面。

这是现行存在的问题,当然有很多地方已经解决这些方面的问题,比如说安徽、合肥、蚌埠等等,他们有很多的探讨,都很好。

针对存在的问题,我们就要改革,我们就要创新,就要探索,这种改革、探索是非常必要的。我们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特色,我们对第三方交易平台这样一块怎么来体现?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国家的第三方交易平台可以说是世界之最,有关专家统计,我们的第三方交易平台每年有20万亿,当然这也可能是比较广泛的。对这样一个几十万亿的交易怎么做到公开、公平、公正?怎么防止利益输送?怎么防止道德风险问题?这是我们国家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要解决的,是作为一个重要课题要解决的。这是历史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对于这样一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不仅是GDP怎么增长,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建立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经济环境,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经济环境是我们广大人民群众政治上的一种需求,或者是我们制度上的一种要求,所以我们要创建,这个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二、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要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治理机制

十八大三中全会明确提出了我们要尽快建立现代社会的治理机制,这个治理机制很重要的一块包括第三方交易平台的市场治理机制。公共资源这块都没有搞好,你这个治理机制就谈不上了。所以我们怎么把市场经济做到现代社会的规范透明、法制化、社会化的管理,是一个重要的方面。这个治理机制作为第三方交易平台的治理机制,第三方交易平台的秩序,应该来说是要走在其他方面的前列,重中之重,来完善这个机制。

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需要创新具体的实现形式

社会主义实行人民当家作主。1942年,毛泽东同志在延安回答民主人士黄炎培如何打破周期率的魔咒问题?黄炎培看到延安欣欣向荣,人民当家作主,他说作为一个新的政党怎么打破周期率呢?毛主席当时回答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够跳出周期率,这条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负起责任,才不会人亡政息。我们解放几十年,改革开放几十年,怎么能让人民监督政府,怎么让人人负起责任来,他有具体的形式。我们现在的选举制度、政治制度都在逐步完善,都很好。但是作为第三方交易平台,或者人民监督行政来说,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要从法律上、制度上、程序上、机制上来逐步完善。

作为第三方交易平台这块,每年多少万亿的交易,这个交易人民怎么有知情权、监督权?这方面我们要创立具体的实现形式,这样才能从法律、制度、程序上解决。我们湖北在试点,湖北有一半的县、乡镇这一级都有第三方交易平台中心,怎么来交易呢?农村山林的承包、水库的承包等等小工程的承包,过去是村长说了算、镇长说了算,我这块水库包给谁、这块山林包给谁是领导说了算,现在我们实行了第三方交易平台,要在市场中进行招投标,这块山林谁承包,拍卖,谁高谁承包,很简单。小工程谁来承建,很简单谁低谁承建,乡镇工程就是三十万五十万。担不担心低价抢标最后不做了,乡镇的土办法你先做完再给钱,你说三十万你先做,做好再给钱,做不好其他人来做。通过这样一种形式,湖北村一级农民关于村的第三方交易平台投诉,凡是实行了几乎为零,很少投诉了。这就体现了农民过去说这块公共资源原来我们不知道,是村干部说了算的,现在我们做评委,我们知道我们当家作主了,体现了基层的政治民主问题,实际上我们第三方交易平台的公开、透明,要人民来监督,在法律上完善,同时也有这个问题,这也体现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建设问题,意义很大!

创新公共资源监督管理体制的原则,三个原则,一是依法行政的原则;二是权力制衡的原则;三是社会监督的原则。

第一,依法行政是依法治国十八大五中全会都明确提出了。我们现行的法律法规,《招标投标法》是1999年颁布的,《政府采购法》是2000年颁布的,十几年前颁布了这些法律,包括各个部门都有相应的规章制度、法规,但这些法律法规都是带有(过去)浓厚的计划管理体制(色彩),也就是说带有浓厚的行业管理、部门管理的管理模式,它已经明显滞后(于)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要求,难以解决现实中存在的问题和矛盾。所以要尽快制定“第三方交易平台法”,迫在眉睫,要从顶层上设计公共资源监督管理的法制框架,要从权力制衡、社会监督、信用管理、科学规范等方面来建立、完善第三方交易平台的监督管理体制。对法律上的问题,国务院、国家发改委都高度重视,防止各地乱出政策、乱设门槛,进行了法规制度的清理,很有作用。但是从顶层上我们怎么建立公开、公平、公正、社会监督这样一个科学规范、信用管理、权力制衡的法律体制还是迫在眉睫,我们也是在呼吁,来做好这个工作,当务之急是在法律上完善。

第二,权力制衡。权力必须制衡,监督人和被监督人要分割,要有制约关系。

第三,社会监督原则。现在社会经济的监督陷入到行政化监督的怪圈里面去,像我们这样一个第三方交易平台,可能投标人(数量),一个项目(有)几十个、几百个,一个省一年多少万的投标企业,如果是靠行政化监督是无法做到的。

四、关于公共资源集中交易市场的认识

国务院去年发了63号文,要求整合第三方交易平台市场,要求就是统一交易平台、统一交易规则、统一信息发布、统一专家库、统一信用体系。把这些统一了比分散要好,但是怎么统一?我们说有化学的统一,有物理的统一、有网络的统一,网上统一是最后走向的一个方面,也可能最终是走上网上,在目前的情况下是需要化学或者物理的统一。“网上统一,网下无交易”这种统一并不是说只有政府一家,或者不允许第三方,这是不存在的。只要我们制度、法规统一了,至于交易的现场在哪里,科技完全能够做得到。

我们讲公共资源集中交易市场是在政府主导下建设,也可以政府建设,也可以由政府购买乐投_letou乐投官网,第三方来建设。政府购买乐投_letou乐投官网,政府用这个平台,阿里巴巴,京东搞政府采购都是可以的,只要我们监管达到。

我们讲的统一,不是说只有政府包罗万象,可以发挥社会的力量,要在法律法规统一的情况下来发挥市场作用。

这是我一些不成熟的认识,希望大家批评指正。

联系我们Contact Us关闭

请您留言

乐投_letou乐投官网

感谢留言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关闭发送